特稿:封城一周年武汉人生活重回正轨 抗疫记忆深烙心中

一年前的深夜里,武汉市民高锋从手机上看到了封城的消息。他什么也没做,只是默默消化着这条仅有163个字、却扭转了上千万人命运的通告。

“当时已经猜到政府会采取行动,但没料到是这样的措施。”40岁的高锋在接受《联合早报》电访时,以平静的语气回顾得知封城时的心情,“很多人连夜离开武汉,但我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,我能跑到哪里去呢?”

去年今日上午10时起,武汉全市公交、地铁、轮渡和长途客运停运,机场、火车站离汉通道关闭。这个九省通衢就此与外界隔绝长达76天,交通瘫痪、物资短缺、医疗系统濒临崩溃……绝望的阴云一度笼罩在全城1100万人头上。用高锋的话来说,封城期间的武汉就是一个字:惨。

为了改变这一局面,高锋和朋友在2月初共同筹资从城外采购蔬菜,再运送到城内各转运中心,分发给需要的机构。送菜的近两个月里,高锋每天出门时都做好回不了家的准备。但他仍对政府的决定表示理解:“这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,如果牺牲我们能取得胜利,那也是应该的。”

前所未有的封城令震撼了全世界,也引发外界的批评和质疑。但这项被《纽约时报》称为“中世纪手段”的措施,令武汉在3月初便将每日新增病例控制在50起以内。到了3月18日,新增病例首次清零。三周后的4月8日,武汉正式迎来解封。

武汉自去年5月中旬至今无新增本土确诊病例报告

去年5月中旬至今,武汉基本没有报告过新增本土确诊病例。今年冬天疫情在中国多地卷土重来,北京和上海等一线城市均严阵以待之时,曾是疫情重灾区的武汉,却是当地居民心目中最安全的城市。

一年后的今天,武汉居民的生活逐渐回到正轨,武汉也恢复了往日的繁忙,但疫情留下的烙印并没有完全消失。除了至今依然大门紧闭的华南海鲜市场,武汉人在外受到的差别对待,也在提醒他们这座城市作为疫情最初暴发地的特殊之处。

41岁的杨进在武汉开设了一家国防教育机构,承接夏令营和军训等户外活动。由于去年户外活动受限,他的公司几乎停摆。好不容易在河南接到一单大学生军训的生意,校方得知他们来自武汉,当场就反悔了,“说是怕我们把病毒带到那里。”

在妻子的娘家重庆,杨进也感受到了武汉人的不同。夫妻二人开车抵达重庆后,岳父就让杨进把武汉的车子停在家里,改开挂着重庆车牌的车,“免得别人害怕”。而在此之前,杨进和妻子刚刚做过核酸检测。

对于在外受到的歧视,杨进大度地表示理解。他说:“毕竟他们都不是医生,对武汉现在的情况也不是很清楚……我也不想害学校被家长投诉,给岳父添麻烦,就尽量配合吧。”

武汉人在外地经受歧视 今年在河北人身上重现

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研究院院长唐任伍受访时指出,武汉人在外地经受的歧视,今年又在疫情较为严重的河北人身上重现。这说明在疫情暴发一年后,民间对于冠病依然缺乏了解。这不仅无助于疫情防控,也会对疫区民众造成二次创伤。政府有必要继续加强对冠病知识的普及,消除社会偏见。

唐任伍也指出,如今中国乃至全球多地都借鉴了武汉封城的经验,例如封闭式隔离和修建方舱医院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当初封城对当地居民的生活和心理都带来巨大冲击,这从武汉作家方方的《方方日记》中可见一斑。“在解封之后帮助居民尽快恢复生活秩序,并抚慰受影响的家庭,尤其是冠病患者以及他们的家属,是很有必要的。”

根据官方统计,武汉累计有逾5万名冠病患者报告确诊,其中有3869人因冠病死亡。数百名死者家属通过微信群聚集在一起,一边交流外人难以理解的伤痛,一边商量如何向政府讨个说法。51岁的张海就是这个群组里最活跃的成员之一。

张海在两年前把父亲从武汉接到广东一起生活。去年1月父亲意外骨折,考虑到武汉医疗资源较好,他便送父亲回乡治疗。不料76岁的老人在住院期间感染冠病,半个月后就撒手人寰。

张海至今没有走出父亲去世带来的创伤,也没有放弃向当地政府追责。他说,如果一开始不是各级官员欺上瞒下,武汉的疫情就不会失去控制,最终发展到被迫封城;自己也不会在风口浪尖上把父亲送回武汉,导致他染病离世。

武汉解封后,张海相继向武汉市和湖北省两级法院提起诉讼,状告武汉市政府、湖北省政府和父亲入住的中部战区总医院领导,但诉状至今未被受理。时隔近一年,他还没到殡仪馆去领取父亲的骨灰,“之前不领骨灰是怕被当局监控,现在我不领,是为了让政府知道,这件事没有过去。”

武汉封城一周年之际,中国官方没有安排大规模纪念活动,反而收紧媒体管控,禁止报道与疫情周年相关的内容。官方安排的唯一活动,是昨天上映官方投资拍摄的纪录片《武汉日夜》。

令张海印象更深刻的,是去年10月武汉举办的抗击冠病疫情专题展览。展览在一个曾被改建为方舱医院的会展中心举行。张海没有入场参观,而是在场外拍下了令他觉得讽刺的展览标题:“人民至上 生命至上”。

他说,今冬疫情复发时,多地抗疫不力的地方官都火速被查处。“现在地方官员生怕疫情扩散会影响仕途,这些都是建立在武汉的教训之上。武汉的抗疫成功,是以牺牲普通人为代价的成功。”

解封以来,张海多数时间在广东居住。他前几天又回到武汉,希望能见到前来当地进行冠病溯源调查的世界卫生组织专家。“我要告诉他们,摸着自己的良心做调查,不要受到外界的干扰。”

热词 :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